【交出鑰匙後,我優雅轉身】
我是一個媽媽,今年57歲,退休2年。

兒子今年31歲,在我退休那年兒子剛好結婚,一直以來我都非常寵兒子,他結婚了,我自然也承擔起照顧他和兒媳婦的責任,這在我看來是理所應當的。

⋯⋯

本來我是想著兒子結婚後要和我們兩老生活在一起,因為老伴的勸阻,說小兩口要有自己的空間,我才放棄了。

但為了方便照顧兒子兒媳,我和老伴專門搬到他們住的社區,每天早上我會去兒子家幫忙做早飯、打掃衛生,晚上做完晚飯、等他們洗漱準備睡覺才回到自己家。

一天,我像往常一樣,拎著從早市上買來的新鮮蔬菜,滿懷喜悅地朝兒子家走去。可是卻沒能打開家門,不是我鑰匙拿錯了,而是兒媳換了門鎖。她說:「最近社區偷盜案特別多,所以……」

那天,我像往常一樣,給他們一家三口做了早餐,打掃了房間,將髒衣服都洗了,然而,他們沒有給我新鎖的鑰匙。也許他們忘了吧....

晚上,兒子來我家,將一把鑰匙交到我手上,我本來提著的心就此放下,但他說了一句:「別讓我媳婦知道。」我知道事情不簡單。

第二天,也沒多想,照常去兒子家,可剛走到他們家門口,就聽到了裡面的爭執。

只聽見兒媳不斷在說:「你一定把新鑰匙給你媽了!」

「誰沒有拖延症,洗完澡,內衣扔在髒衣籃裏,第二天早上一定被你媽給洗了。看著曬衣桿上的短褲和胸罩,我沒有被幫忙的快樂,只有隱私被窺視的尷尬。」

「你看看你被你媽慣的,每天回家就躺沙發上,什么都不作,東西不收、垃圾不倒,就差沒把飯餵你嘴裡了,你就像個沒斷奶的小孩。」
「她就不能像別人媽那樣,逛逛街,學學舞,別像個攝像頭似的盯著咱們!」

沒想到,我這個堪稱“二十四孝”婆婆的付出,換來的卻是這般聲討,最讓我心痛的是,兒子從頭到尾就一句話:「她是我媽,你讓我怎麼辦?」
不管在職場還是家庭,我自認裡裡外外一把手。可到頭來,在兒媳的眼裡,我是一個如此不懂事的人。

 ※  ※  ※

回到家,我流著淚向老伴兒訴說自己的委屈:「他是我唯一的兒子,我最大的想法就是把他們照顧好,就差把心掏給他們了,居然落下這麼多的批評。」
老伴兒一邊輕輕拍著我的背,一邊說:「來!我帶你去走走散散心吧!」

說走就走,老伴兒拉著我就奔邊上草原去了。在牧民家裡,親眼目睹了羊媽媽產子的全過程,看著羊媽媽哺乳小羊的樣子,曾幾何時,我和兒子不也是如此親呢?

「草原上的遊牧民族,一年四季都在遷徙,要是羊媽媽也像你那樣,凡事捨不得放手,這小羊怎麼活下來?再說,誰願意嫁給一個精神上還沒斷奶的羊?」

老伴兒一邊看著羊群,一邊感慨。很顯然,這次出遊,我是負氣出走,他是有備而來。

「真正的母愛,是一場得體的退出。」說著,老伴兒掏出手機,讓我看了一篇文章。它幾乎一針見血地說:「不願意與成年子女分離的父母,與其說他們是愛孩子,不如說他們想對孩子全面掌控,這種控制給他們帶來成就感和強大感,讓他們對自己滿意……」

「我,是這樣的媽媽嗎?」我怒視老伴兒。

「但屬於可以挽救的那一種!」老伴兒微笑地看著我。

幾天的草原行,我和老伴兒拍照留念,他教我發LINE,教我如何用手機拍照,教我他在公園裡學的健康舞,也分享他平常到教會唱詩班學的英文詩歌......同樣生活在一個屋簷下的兩人,我和他的差距已經如此之大。

 ※  ※  ※

隔了一週,我給兒子打了一個電話,告訴他晚上我想去他家一趟。兒子很吃驚:「媽,您不是有鑰匙嗎?直接上來就好了吧!」我笑笑,沒說什麼。

吃過晚飯,我和老伴步行去兒子家。到了他家門口,敲了敲門,是兒媳開的門。

生硬的寒暄了幾句後,我拿出牧民家的名產:羊餅乾,便意有所指說:「小羊長大就要開始吃乾糧囉!」

臨走時,我掏出了那把對於我來說象徵主權的鑰匙,悄悄地交到了兒子的手裡,對他說:「媽媽以後可能不會常來,就算來,也會事先打電話的。」
兒子為難地看著我:「媽,你這是幹啥?」
「媽媽不是在生氣,只是在學著退出。」

兒子擁抱了一下我,我的眼睛一下子就濕了——我和他真正的告別是從這個擁抱開始的,儘管那麼不捨,但我知道,我已經告別得晚了,但還來得及......(改編自<<勵志人生網>>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秀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