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個餐會上遇到數年未見的老部屬,我問他近況如何?
他難掩難過之情各訴我他正在低潮中,
他是一個公司的二把手,但董事會找來一個空降總經理,
總經理也帶了一位副手,
⋯⋯ 讓他這位原本的二把手無所事事,他變成公司的邊緣人。

我問他,想要離開嗎?

他說不,他在這個公司已經很久了,
過去對公司有很大的貢獻,也有情感,

他相信未來公司一定看的到他的價值,也一定會再有一展身手的機會


他的樂觀讓我動容。但又如何打發這時候的為難呢?
他說,我已經很久沒有這麼輕鬆了,
我正好利用這時候享受一下我的人生,

放慢腳步,也替公司、替自己想一下未來!

我已經許久沒有聽到這麼圓融豁達的話語了,
我為他的成熟智慧感到驕傲。


一個禮拜之後,我在大陸,
看到大陸的媒體訪問台灣的本土綜藝天王吳宗憲,他說:

身為藝人,就是要在『高潮時享受掌聲,低潮時享受人生』,

我的眼睛一亮,情境不同,但態度說法幾乎完全一致,
原來吳宗憲除了搞笑之外,也有天王級的內涵。


有人說,要看一個人的深度,
不是看他上台時的風光,而是看他下台時的身段;
不是看他得意的成就,而是看他陷落時的自處。


高潮時每一個人都揮灑自如,但低潮時,難免手足失措。
這兩個案例,也勾起我對陷落的回憶。

在我失落時,我沒能力享受人生,

因為那時我年輕創業時,經濟能力無法支持我輕鬆享受人生。

壓力與困境,也讓我在心情上,無法享受人生,那我又何以自處呢?


『享受學習』是我的方法, 當時我談不上『享受』,而是『飢渴』、而是『苦學』。

理論上媒體工作是一個外險的行業, 你必須出去見人,入世的參與外部活動,
但有許多年,我幾乎足不出戶,非萬不得已,絕不出門。

所有外界的風光,別人的亮麗,都在反射自己的陷落與艱難。

我把所有時間都用來學習,學習所有的事:

經營、管理、待人、處事、觀察、寫作......我沒有空回到學校學習,

因為我離不開工作,所有的學習,

都是我一個人體會、一個人的思考、一個人自我的琢磨與反省,

我幾乎把自己年少的輕狂、放肆、無知、荒唐,做了一次清楚的倒敘

經常一身冷汗,無以自處。

看書是我最大的學習,我幾乎把相關的管理學經典囫圇吞棗了一遍,
每一本書,都會有許多豁然開朗的體會, 也都讓我對自己的陷落找到明確的原因。


或許『學習』也是一種享受人生的方式。
在大學以前,我幾乎沒有感受過讀書的樂趣,
但這一段陷落低潮時的『苦讀』,倒是回味無窮。


低潮是高潮的前奏,也是高潮之後的序曲,沒有人能拒絕低潮。
處理低潮或許是迎接高潮必要能力。


不論是享受學習,或是享受人生,
至少不會讓人面目可憎,變成人人疏遠的可憐人。

[心得]

要看一個人的深度,不是看他上台時的風光,而是看他下台時的身段;不是看他得意的成就,而是看他陷落時的自處。


其實無論是在職場,演藝圈還是投資市場,
一夕爆紅的奇蹟大多無法長久!!!
最終能佔有一席之地的常青樹,
都是歷經多次人生高低循環的歷練,
才能真正走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!!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秀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